这些加强少数派影响的因素是否只对少数派起作用呢?纽约大学的心理学教授沃尔夫等人以及克拉克认为并非如此。他们指出,同样的社会力量对多数派和少数派都同样起作用。

信息影响(通过有说服力论据)和规范影响(通过社会比较)同时可以增强群体极化和少数派影响。如果一致性、自信和背叛能使少数派得到加强,那么这些变量也能加强多数派。任何立场的社会影响力取决于它的力量、即时性以及支持者的数量。

马斯和克拉克同意莫斯科维斯的观点,但是,他们认为少数派更可能使人们发生转变而接受他们的观点。莱文和莫兰分析了群体的时间进化过程,总结出群体的新成员与老成员表现少数派影响的方式有所不同。新成员通过引发他人对他们的关注,以及在老成员中引起群体知觉来施加影响。而老成员通常能够较为自由地表达异议或是实施领导。

在强调个体对群体影响的同时,还存在这样一种有趣的现象。直到最近,这种少数派能够动摇多数派的观点其本身就是社会心理学领域少数人的看法。尽管如此,通过不懈而有力地提出这种观点,莫斯科维斯、内梅斯、马斯、克拉克和其他人已经说服了群体影响研究中的多数人:少数派影响是一个值得研究的现象。而且这些少数派影响的研究者们对这一领域产生兴趣的原因也许并不会让我们吃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